饿饭

篆刻┃邓散木印谱

作者:诗书画印自学入门 / 关注公众号:liuwenyong-1980  发布:2019-03-07


邓散木(1898~1963),现代书法、篆刻家。1898出生于上海,原名菊初。字散木,别号芦中人、无恙、粪翁。一足等。1960年因动脉硬化,截去左腿,因自署一足、夔,斋馆名有厕简楼,三长两短斋(三长者,篆刻、作诗、书法;两短者,绘画、填词,这是散木先生对自己艺术的评价)。实际上,他长于诗文、书刻,也能作画。精于四体书,行草书集二王、张旭、怀素之长,旁参明末清初王觉斯、黄道周两家。隶书曾遍临汉碑。篆书初学《峄山碑》,继杂以钟鼎款识,上溯殷商甲骨文。篆刻初学浙派,后师秦汉玺印。早年得李肃之先生发蒙,壮年又得赵古泥、萧蜕庵两位先生亲授,艺事大进,又从封泥、古陶文、砖文中吸取营养,形成了自己章法多变,雄奇朴茂的风格。1931年至1949年之间,曾在江南一带连开十二次展览,艺坛瞩目,有书坛的"江南祭酒"之称,在艺坛上有"北齐(白石)南邓"之称。中国书法研究社社员。邓散木先生一生勤于艺事,几十年间,黎明即起,临池刻印,至日出方才进早餐,曾手临《说文》十遍,《兰亭》也临过几十遍,去世前几天还在伏案工作。1963年逝世。
邓散木为人民教育出版社写过简化汉字字模,更出版了《三体简化字帖》、《简化字楷体字帖》等,8万余字的《篆刻学》可见其非凡功力。
从二十年代起,他的书法和篆刻便名扬海内,他由于不满时政,佯狂避世,行为古怪,被称为怪杰。
他因喜操刀治印,原先常常用"铁"字来做艺名。与吴昌硕(苦铁)、王冰铁、钱瘦铁,号称"江南四铁"。他将字取为"钝铁",有自谦之意。
年轻时,他对"国父"孙中山极为崇拜,成为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,并参加了国民党。蒋介石政变后,他对国民党的信任产生了危机感,继而由失望变成绝望,遂公开宣布"脱离"国民党。他取"粪除"(扫除)之意,改名"粪翁",并将居所命为"厕简楼",以示要同污秽腐朽的世风分庭抗礼。
他晚年有一首《六十自讼》诗中说:"行年当三十,去姓字以粪。非敢求惊人,聊以托孤愤"。邓散木一生清高孤傲,落拓不羁,文坛流传有不少他的轶事。郑逸梅先生《写市招的圣手唐驼》中说:"其时尚有两位名书家,商店素不请教,一邓粪翁,这粪字太不顺眼。一钱太希,商店唯一希望是赚钱,这个姓和赚钱有抵触,"旧时文人生活清苦,写市招(商店招牌)取得润笔费是书法家借以贴补家用的重要来源。一次,某富商求他写字,润笔从丰,只求落款不用"粪"字,他听后当即拍桌大骂。1936年报纸上曾记载,当时国民党一名"中委",仰慕邓散木的书法,托人送来巨资请为亡母写碑文,只是"心憾翁之名粪,因请更易"。邓散木愤而答曰:公厌我名耶?美名者滔滔天下皆是,奚取于我?我宁肯饿饭,不能改名,"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",粪翁取意"粪除""荡涤污秽",还含有"视金钱、权贵如粪土"的胸襟。
抗战胜利后,他企望能出现一个清平世界,自己也想为社会多做一些好事,但总是事与愿违。他痛感自己无能,他借用《庄子·人间世》"散木"之喻的,遂改名"散木"以自嘲。
新中国建立后,在1950~1955年期间,邓散木几乎把全部精力都花费在做上海里弄工作上,他当时是上海市新成区的人民代表,是邓散木所住里弄的居委会主任,对里弄的一切琐碎工作,他也像治艺一样认真去做,甚至他还亲自出板报、登记图书、办扫盲班、巡夜、宣传各项方针政策等等,经常忙到夜里一两点钟。这个时期,他还参加了上海市文联组织的土改工作队,到绍兴道墟参加土改工作。
晚年邓散木迁居北京,然而不幸降临在他身上--因血管堵塞不得不截去左下肢。但他并没有悲观沮丧,而是乐观地署名为"一足",写诗道:"腿乎腿乎别矣汝勿忧,汝存我命危,汝去我命留。我命留,犹得为社会主义建设备一筹。"虽只有一只脚,但足矣!
邓散木印谱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
亲,请点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自学内容!


本文作者 :诗书画印自学入门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