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风而靡

【教学津梁】邓敏┃从《六国论》看三苏如何破题、立论——邓老师讲《古文观止》之十七

作者:咱们的语文课 / 关注公众号:zanmendeyuwenke  发布:2019-06-13


苏家这爷儿仨是非常逗的,三篇《六国论》是家庭宴会上的赛文呢,还是不同时空的遥相唱和?反正不管怎么样,三苏为我们莘莘学子贡献了三篇旨趣各异的同题作文,正好可以用它们来一一分析三苏是如何破题、立论的,以供求学者参考。
万事开头难。破题原是八股文的第一股,用一两句话说破题意,现在泛指文章的开头。好的开头,等于成功的一半,所以写好开头很关键。
立论是就某个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、看法。“立”是相对于“破”而言的。立论就是运用充分有力的证据,从正面直接证明自己的观点。当然,有时立论会建立在破的基础上,即“先破后立”、“边破边立”。立论的过程是一个运用逻辑思维,通过摆事实、讲道理,最终将观点、主张解释明白的过程。所以它具备论点、论据和论证这三个要素。分析文章是如何破题和立论的,其实就是在学习和理解议论文的开题和谋篇布局。
并列推论,由古及今,痛斥贿络之害
先从苏老泉那篇被选入中学课本的《六国论》说起。
姜还是老的辣。苏洵的这篇《六国论》单刀直入式破题。一上来就直言“六国破灭,非兵不利,战不善,弊在赂秦”。一连否定两种说法,掷地有声地表明自己的观点“六国破灭,弊在赂秦”。接下来,不容他人置喙,立刻说明理由“赂秦而力亏,破灭之道也”。又一口气不带喘地自破“六国互丧,率赂秦耶”自立“不赂者以赂者丧,盖失强援,不能独完”。最后综合“赂秦”和“不赂秦”两种情况,再次总结和强调自己的看法“弊在赂秦”。多么清爽、流畅、强势而又霸道的开篇啊!
破题有力,立论也绝不输阵势。接下来,苏洵对比分析秦受赂所得是“战胜所得”的“百倍”,而诸侯赂秦所亡亦是“战败所亡”的“百倍”。经过双方数字一对比,很明显,“六国破灭”的关键不在战争,这样正好佐证了自己的观点“非兵不利,战不善,弊在赂秦”。
然后,苏洵一方面从“赂秦而力亏,破灭之道也”这个角度来分析韩、魏、楚三国怎样因贿赂秦国而导致自身灭亡。苏洵将三国前辈创业之艰难与子孙只顾眼前、割城苟安进行对比,指出“赂秦”只会让人痛心;将“诸侯之地有限”与“暴秦之欲无厌”进行对比,说明“赂秦”只会使秦愈加贪婪,“奉之弥繁”也就“侵之愈急”。为了将道理说得更形象、易于理解,苏洵引用古语,联类譬喻“以地事秦,犹抱薪救草,薪不尽,火不灭”,说明土地割不完,秦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另一方面,从“不赂者以赂者丧”的角度,分别指出齐“与嬴而不助五国”“五国既丧,齐亦不免”、燕用刺客之计,赵虽战胜反遭秦离间的各自分裂自谋的情况。并反面假设,如果齐、燕、赵三国能各守其土,“勿附于秦,刺客不行,良将犹在”,团结作战,将战争进行到底,胜负存亡“或未易量”。
并列推论了“赂秦”和“不赂秦”两种情况之后,苏洵不无感慨地发出他无奈的假设和筹划,如果将“赂秦”之财力用于“礼天下之奇才”,然后团结一致,联合抗秦,何惧灭亡。可惜六国之君是不会想到这些了,但当今乃至后世的统治者呢?所以,苏洵联系现实提出警告,管理国家的人可千万不要被敌人积久而成的威势所胁迫啊!
这篇文章除了并列式的清晰结构和一气呵成的奔腾气势,更关键在于它有现实的针对性,它能推古及今,对宋朝统治者乃至后世有警告的意义。“苟以天下之大,下而从六国破亡之故事,是又在六国下矣”,贿赂亡国,如此明白的道理,如果不吸取前人的教训,重蹈历史的覆辙,是会被后世人取笑的。落笔至此,借古讽今,章法严谨,语言雄辩,感情强烈,全部到位,不啻为一篇佳作。
抽丝剥茧,假设推理,指明天下之势
同样是总结六国灭亡的历史教训,父亲苏洵是着眼于政治形势,批评苟安的国策;儿子苏辙却着眼于战略形势,指明六国诸侯眼光短浅,不能联合抗敌,导致先后灭亡。
苏辙以欲擒故纵法破题。先奇怪诸侯“以五倍之地,十倍之众”却敌不过秦。然后,苏辙深思远虑,认为他们没有“自安之计”是因为统治者目光短浅,“不知天下之势”。
那“天下之势”是什么呢?接着,苏辙分别从秦和山东诸侯的地理战略形势分析,得出结论“天下所重者,莫如韩、魏”。韩、魏是秦的“腹心之疾”,韩、魏也是山东诸侯的“塞秦之冲”。因为,韩、魏挡在秦和山东诸侯中间。
然后,举历史事实来证明韩、魏的重要战略意义。秦的谋臣范睢一上任就收韩。商鞅一用事就收魏。而秦昭王不得韩、魏之心就攻齐,范雎为之忧心。秦用兵于燕、赵,却无后顾之忧,是因为秦早已收复韩、魏的缘故。所以,秦人深知“天下之势”,将韩、魏折入于秦,致使山东诸侯遍受其祸,六国以至于亡。
在历史事实面前,苏辙为六国决策者胸无韬略深深惋惜的时候,深入构想,假设推理。假如诸侯能看清“天下之势”,“厚韩亲魏以摈秦”,秦人就不敢肆意攻打他们,他们也可以借此保有安宁。假如山东诸侯能帮助韩、魏抵御强秦,韩、魏就可以毫无顾虑地一心抗秦,这样秦还有什么作为呢?但假设永远代替不了冷酷的历史现实,六国诸侯只贪眼前利益,背盟败约,互相残杀,自食恶果,相继灭亡。“可不悲哉”,苏辙最后发出了深深的感叹,决策者不明“天下之势”,导致遗恨千古的结局。文章从破题到立论,分析推论丝丝入扣,笔笔在理,将战略形势分析得清楚、明白。
正反对照,由果溯因,热议养士之利
苏洵和苏辙都是从六国破亡的教训入手,分别着眼于政治形势上的苟安求和和战略形势上的不团结、自相屠灭进行破题、立论的。而苏轼的出发点跟前二者不同,他是通过六国久存而秦速亡的对比分析,旨在强调“养士”的重要意义。许是六国破亡的角度已不新鲜,或是苏轼就想写一篇关于收养人才的文章。但不管怎么说,苏轼的《六国论》另起炉灶也给我们一个启示,一个材料可着眼分析的角度和方面是多样的,只要开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扫视,打开天眼,总能找到一个别人没写过的角度,或提出一个新的观点。
先看苏轼这篇文章是如何破题的。“春秋之末,至于战国,诸侯卿相,皆争养士自谋”,开篇先确立视角“养士自谋”。接下来列举“士”的杂类,反正三教九流,诸侯们“莫不宾礼”。又罗列了越王勾践、魏无忌、齐田文等等等等,直至汉之间的张耳,陈余、田横,不仅“养士”的诸侯卿相之多,各个所养之士也是数目庞大。有实例,有数据,确之凿凿。连苏轼也惊诧于如此庞大的只张口吃饭、不干农活的人口数字,不无忧虑“民何以支而国何以堪乎”。此忧虑不是苏轼本篇的重点,所以苏子自问自答,绕回主题。“国之有奸,犹鸟兽之有鸷猛,昆虫之有毒螫也”,联类譬喻,动物都有区分,人也一样有差异,那就“使各安其处”吧,言下之意,把那些厉害的人养起来吧。经过一番例说之后,苏轼导入文章的主题,“吾考之世变,知六国之所以久存,而秦之所以速亡者,盖出于此,不可不察也”,即六国久存、秦速亡皆与养士有关。与前二苏相比,苏轼《六国论》的破题略显拖沓和琐碎,不过其举例、譬喻的方法亦有可学之处。
接下来,从正面论说六国久存是因为“养士自谋”。“智、勇、辩、力”这四种人才,先王分天下之富贵与他们共享,他们不失业,人民便安定。之后讲了不同时期选拔人才的方式:夏商周之前从学校选出,战国到秦从宾客中选出,汉以后是从郡县选出,魏晋以来通过九品中正制选拔,隋唐直至现在是科举考试选拔。还比较六国之君虐待百姓不亚于秦始皇与二世,但无一人判乱,正是因为民间这些优秀的人才(即“士”)都被养起来了,百姓想造反,也没有人去领导他们,所以,六国才能不至速亡。
然后,从反面论述秦速亡正因为其纵士归田,没把士给养起来。在这节反面论证里面,苏轼先阐述秦始皇初欲逐客、被李斯制止。用客之计兼并天下后,秦始皇认为客无用了,不如法、不如吏,他用残酷法制和愚民政策来管理天下,于是“堕名城,杀豪杰”,将天下之士散归田亩。这些士会甘心“老死于布褐”吗?所以,苏轼说秦之乱虽成于二世,但始祸在秦始皇身上,纵虎归山,虎哪有不吃人的。苏轼一连用了三个追问、两个假设、一个比喻,有力证明了观点,秦始皇纵士归田是不明智的。
之后,又举了楚汉、文、景、武帝时期,养士之风渐起,而统治者稍改变秦的策略,略微放宽诸侯养士之事。
最后,对比先王之政,又引用孔子的话“君子学道则爱人,小人学道则易使也”,突出强调尊重人才和养士的重要意义,并感叹秦和汉在这方面都做得不好。
三篇同题文章虽各有伯仲,但不仅给了我们选题和立意上的不同启示,也为我们写作议论文破题和立论提供了很好的范本。开篇可以是开门见山式的干脆,也可以是欲擒故纵式的诱引,还可以是举例譬喻式的生动。立论部分可以是并列说理、由古及今、由历史到现实的论述,也可以是抽丝剥茧、假设推理、层层推进式的结构,还可以是正反对照、由果溯因、由现象到本质的推衍。总之,三篇文章论述角度不同、立意各异、破题和立论方法也有别,正可作为议论文的不同写作方式来学习。
附:
苏洵《六国论》
六国破灭,非兵不利,战不善,弊在赂秦。赂秦而力亏,破灭之道也。或曰:“六国互丧,率赂秦耶?”曰:“不赂者以赂者丧,盖失强援,不能独完。故曰‘弊在赂秦’也!”
秦以攻取之外,小则获邑,大则得城,较秦之所得,与战胜而得者,其实百倍;诸侯之所亡,与战败而亡者,其实亦百倍。则秦国之所大欲,诸侯之所大患,固不在战矣。
思厥先祖父,暴霜露,斩荆棘,以有尺寸之地。子孙视之不甚惜,举以予人,如弃草弃。今日割五城,明日割十城,然后得一夕安寝。起视四境,而秦兵又至矣。然则诸侯之地有限,暴秦之欲无厌,奉之弥繁,侵之愈急。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。至于颠覆,理固宜然。古人云:“以地事秦,犹抱薪救草,薪不尽火不灭。”此言得之。
齐人未尝赂秦,终继五国迁灭,何哉?与嬴而不助五国也。五国既丧,齐亦不免矣。燕赵之君,始有远略,能守其土,义不赂秦。是故燕虽小国而后亡,斯用兵之效也。至丹以荆卿为计,始速祸焉。赵尝五战于秦,二败而三胜。后秦击赵者再,李牧连却之。洎牧以谗诛,邯郸为郡,惜其用武而不终也。且燕赵处秦革灭殆尽之际可谓智力孤危,战败而亡,诚不得已。向使三国各爱其他,齐人勿附于秦,刺客不行,良将犹在,则胜负之数,存亡之理,当与秦相较,或未易量。
呜呼!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,以事秦之心,礼天下之奇才,并力西向,则吾恐秦人食之不得下咽也。悲夫!有如此之势,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,日削月割,以趋于亡。为国者,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!
夫六国与秦皆诸侯,其势弱于秦,而犹有可以不赂而胜之之势;苟以天下之大,下而从六国破亡之故事,是又在六国下矣。
苏辙《六国论》
尝读六国世家,窃怪天下之诸侯,以五倍之地,十倍之众,发愤西向,以攻山西千里之秦,而不免于死亡。常为之深思远虑,以为必有可以自安之计,盖未尝不咎其当时之士虑患之疏,而见利之浅,且不知天下之势也。
夫秦之所以与诸侯争天下者,不在齐、楚、燕、赵也,而在韩、魏之郊;诸侯之所与秦争天下者,不在齐、楚、燕、赵也,而在韩、魏之野。秦之有韩、魏,譬如人之有腹心之疾也。韩、魏塞秦之冲,而弊山东之诸侯,故夫天下之所重者,莫如韩、魏也。
昔者范睢用于秦而收韩,商鞅用于秦而收魏,昭王未得韩、魏之心,而出兵以攻齐之刚、寿,而范雎以为忧。然则秦之所忌者可以见矣。秦之用兵于燕、赵,秦之危事也。越韩过魏,而攻人之国都,燕、赵拒之于前,而韩、魏乘之于后,此危道也。而秦之攻燕、赵,未尝有韩、魏之忧,则韩、魏之附秦故也。夫韩、魏诸侯之障,而使秦人得出入于其间,此岂知天下之势邪!委区区之韩、魏,以当强虎狼之秦,彼安得不折而入于秦哉?韩、魏折而入于秦,然后秦人得通其兵于东诸侯,而使天下偏受其祸。
夫韩、魏不能独当秦,而天下之诸侯,藉之以蔽其西,故莫如厚韩亲魏以摈秦。秦人不敢逾韩、魏以窥齐、楚、燕、赵之国,而齐、楚、燕、赵之国,因得以自完于其间矣。以四无事之国,佐当寇之韩、魏,使韩、魏无东顾之忧,而为天下出身以当秦兵;以二国委秦,而四国休息于内,以阴助其急,若此,可以应夫无穷,彼秦者将何为哉!不知出此,而乃贪疆埸(yì)尺寸之利,背盟败约,以自相屠灭,秦兵未出,而天下诸侯已自困矣。至于秦人得伺其隙以取其国,可不悲哉!
苏轼《六国论》
春秋之末,至于战国,诸侯卿相,皆争养士自谋。其谋夫说客、谈天雕龙、坚白同异之流,下至击剑扛鼎,鸡鸣狗盗之徒,莫不宾礼。靡衣玉食,以馆于上者,不可胜数。越王勾践有君子六千人,魏无忌、齐田文、赵胜、黄歇、吕不韦皆有客三千人,而田文招致任侠奸人六万家于薛,齐稷下谈者亦千人,魏文侯、燕昭王、太子丹,皆致客无数,下至秦、汉之间,张耳、陈余号多士,宾客厮养皆天下俊杰,而田横亦有士五百人。其略见于传记者如此。度其余当倍官吏而半农夫也。此皆役人以自养者,民何以支而国何以堪乎?苏子曰:此先王之所不能免也。国之有奸,犹鸟兽之有鸷猛,昆虫之有毒螫也。区处条别,使各安其处,则有之矣;锄而尽去之,则无是道也。吾考之世变,知六国之所以久存,而秦之所以速亡者,盖出于此,不可不察也。
夫智、勇、辩、力,此四者皆天民之秀杰也,类不能恶衣食以养人,皆役人以自养也。故先王分天下之富贵与此四者共之。此四者不失职,则民靖矣。四者虽异,先王因俗设法,使出于一:三代以上出于学,战国至秦出于客,汉以后出于郡县,魏晋以来出于九品中正,隋、唐至今出于科举。虽不尽然,取其多者论之。六国之君虐用其民,不减始皇二世,然当是时百姓无一叛者;以凡民之秀杰者,多以客养之,不失职也。其力耕以奉上,皆椎鲁无能为者,虽欲怨叛,而莫为之先,此其所以少安而不即亡也。
始皇初欲逐客,用李斯之言而止;既并天下,则以客为无用。于是任法而不任人,谓民可以恃法而治,谓吏不必才,取能守吾法而已。故堕名城,杀豪杰,民之秀异者散而归田亩,向之食于四公子、吕不韦之徒者,皆安归哉?不知其槁项黄馘以老死于布褐乎?亦将辍耕太息以俟时也?秦之乱虽成于二世,然使始皇知畏此四人者,使不失职,秦之亡不至若是其速也。纵百万虎狼于山林而饥渴之,不知其将噬人。世以始皇为智,吾不信也。
楚汉之祸,生民尽矣,豪杰宜无几;而代相陈豨过赵从车千乘,萧、曹为政,莫之禁也。至文、景、武之世,法令至密,然吴濞、淮南、梁王、魏其、武安之流,皆争致宾客。岂惩秦之祸,以谓爵禄不能尽縻天下士,故少宽之,使得或出于此也邪?
若夫先王之政则不然,曰:“君子学道则爱人,小人学道则易使也。”呜呼,此其秦汉之所及也哉?
(联系方式:江苏省盐城市伍佑中学 邓敏 邮编:224041 电话:13912507951)
编委会
主 任: 李仁甫
副主任: 卓立子 李欣荣 周友喜 莫羽
主 编: 丁学松
副主编:陈玉蓉 刘苏梅 杨丽丽 潘彤彤 邱利群 吉红艳 李少卿陈海峰马洪根张建东 胡晓静 侯传涔 戴静蓉
本期制作: 侯传涔
联系方式
投稿邮箱:shengchengyuwen@qq.com
生成语文群欢迎您的加入
生成1、2、3、群已满,4群QQ群号:534604385


本文作者 :咱们的语文课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