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安山

从城外下马,到走入城内,仅数百步,皇帝的猜忌便消失于无形

作者:老乔解读热点 / 关注公众号:redian2341  发布:2019-07-12

天佑四年(公元907年),五月。已经篡位成为后梁开国皇帝的朱温,命令手下大将康怀英进攻潞州(山西长治),一方面阻止割据山西的李克用、李存勖父子救援幽州刘仁恭的举动,另一方面顺势拿下整个山西。
受命迎战的周德威和李嗣昭,分别进兵泽州(山西晋城)和潞州(山西长治),从而威胁朱温攻打幽州的刘仁恭后路。
李嗣昭先于康怀英进入到了潞州(因潞州原守将汴将丁会降于李克用,所以进展顺利),但被康怀英围在潞州城内,昼夜不息,连续进攻,情况十分危急。
而一同出征的周德威却被驻守在泽州的范居实击退,随后周德威受命救援被围困的李嗣昭。
此后一连数月,直至八月。双方都没有什么进展。神奇的是,双方谁也不派援兵。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自从李克用派出周德威两人后,就一病不起。这让李存勖陷入了三个方面的
第一、李存勖的父亲李克用绰号独眼龙,是因为李克用的左眼有毛病,平时到没有什么,只是有些看不清楚,但不知为何,感染了病毒,已经开始发作,无法维持正常的军务,大多数的事物悉数交予李克用的兄弟李克宁代为办理,就是作为长子的李存勖也无法染指。
第二、李克用派遣救援刘仁恭的队伍,分为两路,一路由李克用的养子李嗣昭率领,接管了丁会降过来的潞州,可刚一进入潞州城便被康怀英围困。另一路,攻泽州。由李克用手下第一大将周德威挂帅。原本这种安排很是恰当,可是李克用极为爱惜这位养子,听到李嗣昭被围的消息,命令周德威北上救援。问题就出在救援上,李嗣昭和周德威两人一直不和,李克用一直担心周德威会放水,害死李嗣昭,坏了大计。但此话李克用直到离世前夕,才吐出口,郑重其事的交代给了李存勖来处理,对周德威存有猜忌。
第三、由于李克用的及时救援,刘仁恭那里是压力大减,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压力(负责攻打刘仁恭的汴军已经被后梁太祖朱温调到了潞州战场)。但是,刘仁恭的父子三人之间却出现了大问题。也可以说是一笔糊涂账,刘仁恭的小妾和刘仁恭的次子刘守光通奸,被人告发,刘仁恭也只是打了刘守光一顿,关起来了事。这样一来,应该是相安无事了吧。
可是刘仁恭自己却开始挑事,因为李思安在撤退之前,已经打到了幽州城下,甚至曾攻入城内,所以刘仁恭觉得幽州城墙不够高大,不够威猛,不能给他安全感。就开始抽调民夫、役夫营建幽州城后的大安山。作为一方霸主,加强工事,这无可厚非。关键是刘仁恭对于这些民夫役夫是不管饭,只给钱。听起来很是不错,可是这“钱”有问题。全部都是泥捏的,没错就是泥捏的。并且还用此“钱”多方购买珍宝古玩,名门佳丽,放到他的大安山洞中,安心大胆享乐,不理军政事务。刘仁恭的部属极为痛恨,商议后将刘守光放了出来,让他攻打他老子刘仁恭。一番较量后,换成刘仁恭被囚禁,刘守光上表请封为卢龙节度使。得到消息驻守在沧州的刘守文不干了,举兵掉头往家里打,声称诛除逆子刘守光。反复几次之后,刘守文不敌刘守光,夹在魏博其他两镇和刘守光之间的刘守文投降了朱温。李存勖失掉了外援。
从幽州撤回来的李思安经过十几天的跋涉来到了潞州,奉朱温圣命的接管了潞州汴军的一切军机事物,至于康怀英因耗时三月,伤亡将校数十人兵士万人,无法攻克潞州。同时无法约束部从,多有逃散,遂降为行营都虞侯,成了李思安的副手。
朱温之所以在战场换将,是因为李思安的履历,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李思安刚刚和刘仁恭大战且大胜,手下将士士气正旺。还有一点细节,刘仁恭曾经在木瓜涧之战中大败李克用的三万大军。综合来说,重用李思安,一是鼓动将士士气,二是打压李嗣昭的守军士气。(但在后代史学家却有一条对李思安的评价,那就是李思安作战,不是大胜就是大败。)
刚一接手的李思安吸取康怀英的经验教训。
康怀英在围城期间,虽然昼夜攻城,但不能集中全部的兵力,只因他时不时的受到周德威的袭扰,而且也是不分昼夜的袭扰。如果康怀英调大兵堵截,周德威却是根本不接战,而是转向截取康怀英的粮道,或烧或杀,致使康怀英是疲于奔命。
因此,李思安在康怀英建造的简单城墙之外,又加盖了两层,将围城的部队圈在土城之中保护,在西北和东南方向各设有甬道作为出入口,方便运粮、取水以及放牧马匹。并在出入口设有鹿角等障碍,防备偷袭。同时加大攻城的力度,各将轮番挥军攻打,可谓是通宵达旦,丝毫不停。
就这样又持续了三个月,奇怪的是双方都没有再增援,似乎将这里遗忘了一般。
其实双方的首脑都出现了问题。
一好一坏。
坏的一方是李存勖。李克用于天祐五年(因不承认朱温后梁政权的合法性,沿用唐昭宗的年号。即开平二年908年)正月,病死。大权完全落到三叔李克宁手里,一个月后被李存勖以阴谋作乱为名斩首,收回大权。也就是在此期间,得知李克用重病不治的周德威退到了乱柳(山西沁县西北)。乱柳,位置是远离潞州的,但是又离晋阳(太原)太近,正好处于两者的中间位置,这让刚刚继任为晋王的李存勖很是不放心,试探性的遣使召周德威回返奔丧,周德威没有迟疑,领着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赴晋阳,驻扎在晋阳城外。
此举顿时让晋阳城内的李存勖极度紧张,因为李克用所率的晋军是李克用手下的精锐大军,如此大张旗鼓来到城下,意图不言则明。下令,只能周德威只身进入晋阳,其他人等稍后。
一生在刀口上舔血的周德威,做出了史书上大书特书的举动。
身着丧服,只身、身无寸铁、徒步进入晋阳城内,哭拜在李克用灵柩前。
李存勖及一干文武,大出一口长气。
好的一方是朱温,天佑四年(907年)四月四日朱温篡位,朱温一直坐镇大梁,开始收礼,封王;再收礼,再封王,稳定内政。一直持续到了开元二年三月,才决定兵出大梁经泽州,接应潞州。
刚进入到泽州,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的朱温便收到了李克用已死,李克宁造反被杀的消息,十分高兴,大宴群臣。在席中却意外的发布两项任命,第一免去李思安的行营都统的职位,斩首表现不佳的将校。第二,任命同州节度使刘知俊为行营招讨使,主持潞州各方事物。(刘知俊同样是一狠人,被称“无敌王”兼康怀英和李思安两人之长。即勇猛,又多谋。在军中威望极高,曾率兵五千破李茂贞五万,唯一的弱点就是家庭观念重,政治敏感度差)
朱温此举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,本应在此时多加赏赐鼓舞士气,反而不体恤苦熬近一年的围城将士,再三战场换将,还杀戮将领,士气由此大落,人人思归。虽然刘知俊可以暂时安抚住局面,但朱温却将刘知俊留在泽州并未直接要求刘知俊到任。
这其中有三点原因,第一,李克用离世,李存勖新立,李克用的弟弟李克宁以及李克用一干养子都不心服,李存勖需要时间来梳理内部。而更有可能是李存勖等为了麻痹他朱温,放出的假消息。
第二,一直在潞州周遭负责袭扰的周德威退守到乱柳,虽名为奔丧,却有自立的意图,暂时不需担心潞州的安危,反而是要加强新近攻取的晋州(山西临汾)及各州县的安防,防止周德威及李存勖趁晋州兵力空虚,自乱柳出兵向西北偷袭临汾。
第三,负责防守潞州的李嗣昭等守军,已然困守在城中近一年。据入城招降的人员汇报,城内已然开始缺粮。虽然李嗣昭与城门之上宴饮诸将,以示城内各项储备仍然充足,却只是“障眼法”,城内实际状况已经达到“军民乏绝,含盐炭自生。”
也就是说,最多一个月的时间,潞州城不战自溃。只需做好各地防御,防止李存勖反扑。
城中到底能够坚持多久,曾将是潞州守将的丁会自然知晓(开战前几个月归降李存勖),多次上报与李存勖,言明潞州危在旦夕。然而李存勖却将丁会的告诫置之脑后,安坐晋阳整顿一些胡人和汉人之间矛盾的鸡毛蒜皮小事。
其实,李存勖比谁都着急。
第一,此战关系到年仅二十四岁能否坐稳位置的第一战。
第二,这是父亲李克用的临终遗言的特意嘱托。
第三,常年兵革不止,兵力缺乏,需要时间筹备。当然最简单的联络外援,可是契丹早已和后梁遣使往来,关系牢固实难撬动。岐王李茂贞自从凤翔之战后,地减人寡,无力支援。至于刘仁恭父子,自保尚且不足,根本无法派兵。
最后,李存勖下重金,才得到了契丹阿保机的一些骑兵。
万事俱备,只差东风。
这个“东风”就是绝佳的战机。
天祐五年(开平二年,908年)五月初一。
“晨雾晦暝。”
没错,起雾了。
李存勖亲率大军,在潞州外三垂岗(山西潞城市西南二十里西天贡村和郭村交界处)埋伏了整整一个晚上。
天刚刚蒙蒙亮,大雾虽然消散许多,但依然百米不辨人影。
大军束马衔枚,悄然来到了夹寨城下。
按照预定的计划,分成了三路,尽皆达到了预定的位置。
也该朱温有此一败。
第一,虽然康怀英和副招讨使符道昭俱在营中,主将刘知俊却不在军营,士兵缺少约束。
第二,连日得到的消息是城中缺粮,晋军大将周德威兵退晋阳,李克用已死晋阳大乱李存勖无暇他顾,汴军将士懈怠。
第三,适逢清晨大雾,军中将士各个放心安枕大睡。皆以为只需每日坚守,坐待毙敌。
因此,直到李存勖下令进攻,夹寨中的朱温汴军才明白有人打上门来。
一路由李存勖和周德威率领攻夹寨的西南甬道口。
一路是李嗣源亲领攻东北甬道口。(李嗣源也就是后来的后唐唐明宗)
两路都分为三个梯队,第一队手持巨斧,破开横在甬道口的鹿角等木质障碍物。第二队,人人身负一捆稻草,遇到壕沟悉数填入。第三队才是攻击的主力,人人大喊,高举手中利刃,冲入甬道,见人就砍,逢人便杀。
最后的一路由李存璋和丁霸率领,虽然不负责主要的攻击,但极为关键。此路除携带兵器外,各个手持火把,冲至甬道中段,放火烧寨,将寨中的汴军拦腰截断,减少其余两路进攻压力。
顿时间汴军大乱,丢盔弃甲,四散而逃。
据战后统计,擒副招讨使符道昭及其他大小将校三百多人,杀敌万余人,遗尸数十里,得粮百万斛,康怀英仅率百余骑逃归大梁。
得知大败消息的朱温,才说出了开头的一段话“生子当如李亚子,克用为不亡矣!至如吾儿,豚犬耳!”
而最让李存勖欣慰的是,守城的李嗣昭得知周德威一直在潞州周边试图救援自己,大为感动,主动负荆请罪,两人遂冰释前嫌。


本文作者 :老乔解读热点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