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宫三少

除了皇上和皇后,他们三个都是演员,演着各自的戏码

作者:阿西小说 / 关注公众号:axi-shu  发布:2019-10-25


第1章 太子妃
东宫,寝殿内。
“君寒哥哥。”
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,容思烟的手紧紧地捏着喜服,紧张又兴奋。
今天是她和傅君寒的大喜之日,藏在红色盖头后面的小脸蛋,尽是害羞和欣喜。
“等我很久了?”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。
“不,不久。”容思烟低着头,小声地说着。
下一秒,盖头就被挑起,她的视线里出现了那张无比英俊的容颜。
虽然,她已经看傅君寒的俊颜从小看到大,但是今日穿着一身红色喜服的傅君寒,仿佛更是风流倜傥。
“君……夫君,我们要喝……交杯酒了吗?”容思烟小脸红红,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傅君寒,征求着他的意见。
傅君寒看着她,微微一愣,不过很快恢复了冷漠,带着一丝讥讽:“呵,你很迫不及待?”
“我,我等这一天,确实等了很久了。”容思烟没听出傅君寒的意思,只是垂着眼眸,害羞地说道。
她从小就喜欢他,他应该是知道的。
“果然,你容思烟就是为了太子妃之位,不然你恐怕都不会多看我一眼,是吧!”傅君寒伸出手,抬起她的下巴,眼神冷漠,语气里尽是嘲讽。
容思烟的脸色顿时一变,她拧着眉,不明所以地问道:“君寒哥哥,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我?明明我们已经……”
三个月前,他们一行人在外游行的时候,傅君寒遭人追杀,她和傅君寒两人一同逃到破庙。
傅君寒身受重伤,还中了那种药,当时她还是未出阁的姑娘,但是为了救他,便同他……后来他昏迷了过去,她便赶紧出去找人来援救。
谁知道,自己却被人掳进了妓院,多亏被少将军萧谨修发现,才得以解救。
等她醒来之yb独家后,得知傅君寒已被救回皇宫,心下松了一口气,可自那之后,傅君寒便多处回避她。
容思烟很单纯,只以为傅君寒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,直到他册封太子那天,皇帝下旨让她嫁给傅君寒,她的心里是多高兴,还以为是傅君寒的意思。
可是现在,莫不是因为……傅君寒嫌弃她曾被卖进妓院?所以才对她如此冷漠?
丝毫没有新婚的高兴。
“快去倒酒,喝完交杯酒,我今晚会睡在惜春殿。”傅君寒的声音粗了一倍,带着十足的命令。
惜春殿,是东宫的另一处偏殿,并不是她的寝殿。
可就算是傅君寒不想和她呆在一起,为何不睡到自己的寝殿,却去惜春殿?
“很好奇?”傅君寒见容思烟满脸疑惑,伸手捏紧了她的下巴,淡然道:“今日,你妹妹容思柳作为侧妃,已经入主惜春殿。”
“你说什么!”容思烟惊讶地瞪大了双眼,甚至感觉双手都在颤抖。
她在新婚之夜,却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,可是在此之前,谁都没有告诉过她。
她的妹妹容思柳,会成为傅君寒的侧妃。
姐妹共侍一夫吗?这真是可笑!
“傅君寒,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她的牙关紧紧地咬着,泪水不断地从眼眶里抛出。
傅君寒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眸色渐深,伸手用力一推。
容思烟猝不及防地被他推倒在床榻上,搁到了骨头,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“嬷嬷明天会来检查帕子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”傅君寒双手环胸,面无表情地站在床边,俯视着她。
第2章 他的绝情
容思烟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,忍不住自嘲一笑:“你问我什么意思?难道你不清楚么?”
“容思烟,你是承认了,你不是初次?”傅君寒的面色突然变得愠怒了起来。
“我当然不是初次啊!”容思烟不由得觉得好笑。
夺走自己的第一次的人就在自己面前,还一脸怒气地质问她。
“好,很好,我现在就检查。”傅君寒脸色无比阴沉。
容思烟挣扎,可……根本抵不过他的力量。
在没有看到落红之后,他仿佛恼羞成怒似的,披上衣衫夺门而出。
她终是忍不住,嚎啕大哭起来。
……
这时候,两个丫鬟悄悄地走了进来,赶紧来到了床榻边。
她们是容思烟的陪嫁丫鬟,一个叫幸月,一个叫玉莲。
“小姐,小姐你没事吧?太子殿下怎么突然走了?”幸月看着容思烟泪流满面的样子,担忧地问道。
“他……傅君寒他,纳了容思柳为侧妃,而我……今天才知道……”容思烟泣不成声。
可是让她痛苦的,不仅仅是这件事,还有他对她的羞辱。
她从未想过,自己从小到大喜欢的男人,竟是如此的决绝和风流。
“什么?太子殿下和二小姐……怎么会?这……”幸月张大了嘴巴,完全没法相信这件事。
玉莲皱了皱眉,立刻说道:“小姐,我去帮你打听一下。”
说罢,她便赶紧跑了出去。
幸月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在一旁一直安慰,还说或许是老爷的主意,让容思烟不要难受。
直到半个时辰之后,玉莲回来告知了确切消息。
惜春殿大红灯笼高高挂,容思柳虽然是侧妃,但是待遇却比太子妃的待遇更好。
而且最重要的是……傅君寒已经在宠幸侧妃。
“啊——”
容思烟抱着头大叫了一声,双眼已是哭得猩红。
……
第二天,容思烟是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的。
她揉了揉昏沉的脑袋,却听到门外嬷嬷说要检查喜帕,而幸月和玉莲正强硬地抵挡着。
“嬷嬷们,你们就容我们小姐多睡一会儿吧!等要敬茶之前,一定让你们检查。”幸月的声音响起。
“来人,给我们把门开了,这是规矩!”嬷嬷聒噪的声音响起:“待会儿,你们去把太子妃拉起来,醒不来就用冷水!”
容思烟顿时脸色一白,眼看嬷嬷就要破门而入,她情急之下咬了手指,将血擦在了喜帕上,然后藏于被中。
“哟,咱们的太子妃不是醒了么?你的丫鬟可是打死都不让我们进y.b独家来呢!”于嬷嬷是宫里派到东宫来的掌事嬷嬷,仿佛全然不把太子妃放在眼里的口气。
容思烟脸色不太好看,好歹她是堂堂丞相嫡女,也是太子妃,一个嬷嬷竟对她如此趾高气昂。
莫非是傅君寒的意思?
“于嬷嬷,大早上的,您那么吵,我不醒也得醒了。”容思烟揉了揉脑袋,懒洋洋的口吻问道:“宫里的嬷嬷,现在都像您这样大嗓门么?”
“太子妃,你……”于嬷嬷脸色一变,忍下一口气,走上前来,伸手说道:“我来检查太子妃的喜帕,是否有落红!”
“于嬷嬷这么着急吗?等我洗漱之后再来检查,不是一样么?惜春殿的侧妃,去检查了吗?”容思烟冷着脸说道。
她想要拖延时间,刚刚沾染的血迹还是鲜红色,如果现在喜帕被检查,于嬷嬷和带来的人,肯定会发现端倪。
她再怎么样,也代表着丞相府的名声,所以她一定不能让大家知道,她新婚之夜没有落红。
如果这事儿传出去,她在宫里将再无立足之地。
第3章 胆子这么大
“不知道太子妃到底在惧怕什么?”于嬷嬷靠近容思烟,露出一丝窃笑:“我听说,昨晚太子殿下就寝在惜春殿的侧妃娘娘那,太子妃莫不是还未被宠幸?”
“你……”容思烟气急。
她万万没想到,自己作为正宫太子妃,竟会被一个嬷嬷骑在头上。
而这一切,就源于昨天新婚,傅君寒给她的羞辱。
新婚当晚,堂堂太子殿下却没有住在正宫的寝殿,这让她以后如何在东宫立足?
傅君寒啊傅君寒,她从未想到这个男人,竟然会对她如此薄情。
“于嬷嬷,本宫的事情,还轮得到你私下议论?”冰冷阴沉的声音,在寝殿门口响起。
殿内所有的人都看了过去,只见傅君寒一身紫色长袍,从容不迫地走了进来。
“太子殿下。”于嬷嬷立刻领着下人们给傅君寒磕了头。
“给我滚出去!”傅君寒低吼了一个。
随即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面容苍白的容思烟,似是讥笑着说道:“现在太子妃需要梳妆打扮,和我一同去父皇母后那喝早茶。至于太子妃的落红,我会派人送到嬷嬷那。”
“是是是,那奴家就不打扰殿下和太子妃了,奴家现在去惜春殿……”说罢,于嬷嬷点头哈腰地起身,看了一眼容思烟,便领着下人走出去。
等到幸月把门关上,傅君寒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,朝着容思烟低吼了一声:“还不起来梳洗?”
一股酸涩涌上心头,有些发红的双眼瞪向面前的男人。
容思烟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,伸手将藏于被中的帕子拿出来,直接扔在了地上。
掀开被子,忍住腿间的酸痛,玉足踏在木板上,直接从傅君寒的身旁走过的时候,她的手臂却被一把抓住。
傅君寒有些不适应容思烟的冷漠,阴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,质问道:“胆子这么大,居然敢伪造落红?”
容思烟一把双开他的手,两眼无神地看着傅君寒,冷笑一声:“太子殿下既然不许我伪造,又何必支开于嬷嬷?”
她是昭和公主的伴读,从小是与王孙子弟一起读书的,不是什么无脑的女人。
看得出来,傅君寒刚刚确实是故意支开于嬷嬷,可是容思烟在意的不是落红,而是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对她。
明明那天……为何傅君寒却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而且还对她态度如此恶劣!
仔细想来,就是为了容思柳吧!没有其他理由了。
傅君寒爱的人是容思柳,所以他不承认那天对她做的事情,甚至还在新婚当天,纳了侧妃。
“容思烟,如果你还想呆在太子妃的位子上,这件事情谁都不许提,立刻去梳洗。”傅君寒的脸色阴沉得可怕,仿佛要将她吞噬一般。
容思烟何尝不想拂袖而去,可是她没有资格,她是丞相嫡女,背负的不仅仅是丞相府的荣誉,还有全族的希望。
“是,太子殿下。”她咬了咬牙,也未看傅君寒一眼,只是漠然地回复了一句。
尽管心脏已经痛到窒息,可是她还是从容不迫地走向梳妆台。
“幸月,玉莲,为我梳洗。”
第4章 容思柳
容思烟开始梳妆的时候,傅君寒便起身离开了。
等她换完衣服出门,正打算派人去找傅君寒,却瞧见傅君寒和容思柳一同走了过来。
傅君寒一如既往的神色严肃,而容思柳确实笑靥如花,打扮得极为可人。
两人站在一起,可谓是郎才女貌,很是登对。
容思烟觉得双眼都在被灼烧,耳边传来幸月的嘀咕:“太子殿下怎么能这么对小姐您?真是坏透了!”
“闭嘴,幸月。”容思烟回头,压低声音呵斥了一声。
傅君寒的性子,容思烟是清楚的,她知道幸月是在为自己抱不平,但是她不能让幸月遭殃。
“姐姐!”容思柳迎了上来,笑得如花似玉,挽着容思烟的手,娇声说道:“以后我们姐妹二人,一同都在东宫服侍殿下,姐姐一直在皇宫里给公主伴读,晓得这宫里的规矩,妹妹要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还望姐姐多多教导。”
容思烟面无表情,默默抽开自己的手,淡淡回复:“嗯。”
“姐姐,你怎么不高兴啊?是不是因为……我做了殿下的侧妃,所以你生我气?”容思柳一脸无辜地看着容思烟,随即转头看向身后的傅君寒,带着一丝嗔怪的口吻说道:“殿下,之前我和您说,还是等过段日子再纳我为妃,你太着急了,现在姐姐心情不好……”
一边说着,容思柳一边走到傅君寒的身边,挽住了他的手臂,娇羞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。
“不用理她。”傅君寒冷漠地看了一眼容思烟,随即带着容思柳往前走去。
周围一些丫鬟和奴才们,都闷着头低声议论窃笑,仿佛容思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可是,容思烟没有因此被打击,她昂起头颅,提着裙子转了个身,也从容地跟上了傅君寒。
容思柳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容思烟,露出了轻蔑的笑容,全被容思烟收入眼底。
出了东宫的正门,容思柳立刻换了姿态,走到了容思烟的后面,一副妾氏的样子,变脸变得极快。
她的妹妹,平素很讨她欢心,为人八面玲珑。
从小到大,在府里,她是最疼容思柳的,虽然两人并不是一个母亲。
可刚刚,容思柳那矫揉造作的一系列举动,让容思烟仿佛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恶心。
……
早茶的氛围倒是其乐融融。
除了皇上和皇后,他们三个都是演员,演着各自的戏码。
出了皇后的宫殿,容思烟打算去找傅归澜散心,却看到傅归澜正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,一看就是刚起床的样子。
“疯了!皇兄,你疯了!”傅归澜直接在皇后宫殿门口大嚷了起来。
傅归澜正是离国的昭和公主,皇后所生,也是傅君寒同父同母的亲妹妹。
“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对烟儿!”傅归澜气得手指颤抖,指着傅君寒的手又移向他身边的容思柳,愤愤道:“就算你要纳这个女人为侧妃,你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啊!昨天可是你和烟儿的大喜之日,你却……”
容思烟从小就做了傅归澜的伴读,两人可谓是情同姐妹,尤其傅归澜是个性情中人,自然容不得容思烟受委屈。
“归澜,不可放肆。”傅君寒严肃地呵斥道。
“皇兄,你……”傅归澜还想继续嚷嚷,却被容思烟抓住了手。
她轻摇着头,淡淡说道:“公主,陪我去御花园散散步吧!父皇和母后还在殿内,别叨扰了他们。”
“行,烟儿,咱们走。”傅归澜反抓住容思烟的手,瞪了一眼傅君寒和容思柳,就拉着她往前走去。
幸月和玉莲赶紧跟了上去。
容思柳一脸委屈地拽了拽傅君寒的手袖,一副要哭了的样子:“殿下,公主她是不是误会我了……”
“自己回去吧,我有事要办。”傅君寒甩开她的手,大步离开了。
容思柳跺了跺脚,牙关紧紧地咬着,她已经成功了第一步,一定要沉住气。
傅君寒,早晚都是她的。


本文作者 :阿西小说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