鸣鸣蝉

夏天的味道之蝉鸣

作者:我夜观天象 / 关注公众号:dabaoli2016  发布:2019-08-20


夏天的味道
秋蝉依旧在高唱,一如曾经过去的那些夏天。
夏季仿佛是四季中最长的季节,从白杨树叶开始唰唰作响时开始,风中就依稀有了夏的味道,直到秋风吹暖那一树枫红,还迟迟不肯离去。
而在记忆中,每一个如此漫长的夏天,灿烂的阳光,风的气息和蝉的鸣叫,都一直陪伴,从早到晚。
记忆中的蝉鸣,更多的时候出现在歌声中,是池塘边榕树上声声叫着夏天的知了;出现在重回七月考场的梦中,梦里有着做不完的数学试卷,头顶吱吱呀呀转着的古老电扇,以及窗外一声接一声的蝉鸣,仿佛在提醒我“快点呀,再快一点!”
小时候所住的学校大院,有着高高的法国梧桐,树干粗壮,枝叶繁茂,盛夏时节,叶间隐藏的知了从清早吟唱到傍晚,除却聒噪的蝉鸣之外,整个校园却有着不一样的静谧。
二层的小木楼里,有书声琅琅,池塘边并没有榕树,灿烂开放的白玉兰昭示着又一个离别的季节来到。而当学生们离去的暑假来临,整个校园里,除了蝉鸣,再就是不知疲倦的我们,一群疯玩不知愁的少年们。
在教学楼里捉迷藏,去空无一人的宿舍楼寻宝,在夏夜的操场捉萤火虫,以及午后的树上去寻蝉蜕。
蝉鸣声常闻,蝉蜕却并不易寻,蝉蜕是一味药,可疏风清热,退翳明目,拿去药店是可以卖钱的。于是,大孩子们寻得的蝉蜕与杀鸡后洗净晾干的鸡内金一起,都变成了他们的零用钱。
不会爬树的我,只有艳羡而已。
而我的暑假,并不只呆在城里,更多的时候在乡下。
乡间的夏日与城里的有什么区别呢?
有更热的风,有更低的云,还有更聒噪的蝉鸣,以及野塘里的菱角和亭亭的荷花。
小时候读过一首诗:牧童骑黄牛,歌声震林樾。意鸣捕鸣蝉,忽然闭口立。我想做那个捕蝉的放牛少年,于是央求舅舅允许我去放牛。舅舅舍不得,他舍不得我在那么燠热的天气去放牛,更舍不得把家里的那头老水牛交给我。他忽略了前一响不会游水的我骑牛过河的危险,更注重不会放牛的我给予他家那头老牛的“虐待”。
于是,很多个年少的夏天,我只能在想象中骑牛、捕蝉。
舅舅村里的小伙伴们把抓来的蝉用纳鞋底的麻线拴着,相互炫耀。一应的战利品还有天牛、蚂蚱,比谁抓的蚂蚱大腿更粗壮,跳得更远;数一数天牛触角上的节数,谁的更长。我并不敢抓天牛,于是只能“炫耀”我的“学识”,我说我看过的书上说,天牛的触角一节代表一岁。大家就一起去数天牛触角那黑白相间的节数,一节一节,由粗到细。长大以后才知道,天牛的年龄和它的触角并无关系,成虫的年龄也只是有1-2个月而已。
不由汗颜,只盼望当年的那些小伙伴们早已经忘记我那番胡说八道才好。
某年夏天去某个美丽乡村,泥土的路上有一个一个的小洞,有人问知不知道那是什么?树梢的蝉鸣给了最好的提示,那是它们爬出幽暗地底时留下的印迹。
幼蝉在地下的生活期特别长,最短的2-3年,一般是4-5年,最长的17年,而爬出地面成为成虫以后只有短短两周的存活时间。
一切在“地狱”中的等待,都只为这短短两周的歌唱,所以,它们才会那么无所顾忌,大声高唱。
前两天的傍晚与女儿走在路上,突然一只受伤的蝉撞入怀中。女儿吓得大叫,我捏着那只蝉,让她听它的鸣叫,让她观察蝉是怎么发声的,跟她讲“蝉以肋鸣”的原理。
她惊奇又疑惑,原来这就是“知了”,原来它用肚子来歌唱。
看着她惊奇的双眸,惊喜的神情,又怕又好奇的笑颜,忽然觉得遗憾,与我那鸡飞狗跳的精彩童年相比,她错过了多少的乐趣啊......
我夜观天象


本文作者 :我夜观天象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