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缚

合伙人做“假”协议,是作茧自缚还是引狼入室?

作者:今日生活 / 关注公众号:yzjrsh  发布:2019-07-12


老乡见面为何分外眼红?
创业做生意,找个合伙人,多个人,多份力,利益共享,风险共担,的确是个好方法,你看阿里巴巴,当年合伙人就是著名的“18罗汉”,哎,所以才做到现在这么大,个个都是亿万富翁,啧啧啧,令人羡慕,不过因为合伙做生意,反目成仇的例子也不在少数,就像我底下要说的,这位陈师傅和王先生,他们本是老乡,原本关系还不丑。哪晓得就是因为所谓的合伙,入神哦,这个合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合伙,现在两人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!
陈师傅:合同这一块 你可以问房东 直接打电话问房东
高大姐:我恨不得把你宰了 我打死了 你违约
陈师傅:你不要过分 我不是怕你啊
高大姐:对的 你是不怕啊 你是不怕啊
画面当中发生冲突的就是陈师傅和王先生夫妻俩。原本好好的合伙人现在为何要拳脚相见呢?原来这一切都要从一份转让协议说起。
高大姐:一个月之后 这个厂 让我老公写了一个转让协议 转让协议给他 说一切事物由陈翔负责 后来陈翔写了一张这个条子给我们 说转让协议无效 相当于他们办的是假的
王先生老婆高大姐讲的,前几年,他们夫妻在槐泗开了一个工厂。这两年,由于经营不善,厂里亏了不少钱不谈,还在外头差了不少债。他们怕厂子被债主起诉抵押,就找来了老乡陈师傅帮忙,说我们先假装合伙,我签一份转让合同,把厂子转给你。然后,我们再写个东西说明转让合同无效,厂子实际还是我们夫妻的,这就叫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,本来嘛,大家乡里乡亲的,话也说的很清楚,就以为万无一失了,哪晓得,合同签了,说明写了,最后却不是双方谈好的那么回事了。
高大姐:人家门卫和我说了一句什么话 说你拿什么钥匙啊 这个厂都是陈翔的了 等于这个厂是他的了 对 这个厂是他的了 懂啊 我说 我很奇怪 我打电话让他过来 我说你过来 我说你把门开下来 就这个厂啊 不是这个厂 在槐泗 这个是老厂 后来我让他把门开下来 不开 不开我就把玻璃砸了 我说这个厂本来就是我的
耍滑头,谁想吃了大亏
厂子居然变成姓陈的了,高大姐这个气啊,说陈师傅这个人出尔反尔,自己是引狼入室!但陈师傅这边的态度却很明确,我就认那一份转让协议说话!现在房东的房租都是我交的,你凭什么说厂房是你的!而且,你拿出的那张所谓的条子根本和这份转让协议不相干!
王先生:你这个条子你不承认啊 不承认 和房子没有关系
记者:陈先生那个条子是干嘛的呢
陈师傅:条子不相干 她说什么和房东差我二十万 不差钱 不差我二十万 没有二十万 没差我二十万
陈师傅讲的,最近乡里搞环保整治,所以让他们将小工厂给关闭了。他为了响应乡里号召,三番五次催促王先生把自己的机械搬走。但王家认为,这个厂房是我的,里头的东西我想搬就搬,你陈师傅没资格动!
陈师傅:没有钱回来 也没有钱怎么地 就停产了 正好乡里最近抓环保啊 这是大气候 不让我们生产了 让我们在半个月内必须搬走 当时我就协商 他也知道 搬也搬不了 因为有东西在里头呢 以后就是不肯搬 我前几天还发个信息给他 不肯搬
陈师傅认为,厂房使用权现在已经是我的了,你们的东西根本没资格“赖在”我的厂房里!昨天上午,陈师傅干脆就自己做主,将厂里的机械都搬到了位于运河北路的王先生的仓库!这一搬,可把王家夫妻气狠了。
王先生:写了一份手续给我们 说这个转让协议是无效的 不存在的 但是他没有和厂方说 他和房东看门人都说 这个厂房是我的(陈师傅)的
看看律师怎么说
目前,就槐泗厂房归属权的问题,双方始终各执一词,争执不下,他们都表示,将走法律程序捍卫自己的权利!看到这块我们不禁要问,从法律的角度上讲,在这件事情当中究竟谁更占理呢?为此我们特地咨询了律师。
吴春雨:如果说这个时候 举证责任就要分配到不相干的那个人头上了 你说不相干 好 既然人家写的转让协议不相干 除了这个转让协议 还有没有其他转让协议 如果有其他转让协议 你能说清楚了 自圆其说 确实和这个没有关系 就是转让有效 如果你说不清 别的转让 你也说不清是哪个转让 你们之间没有其他转让 我个人理解这个转让协议 是无效的
归根结底,还是要凭借证据说话啊,所以说双方既然都要走法律途径来,那么就好好把证据准备充分了,两个人吵毕竟是吵不出结果的,当然,我要感慨一句,为了躲债想花招,作茧自缚难下台,利益面前无朋友,天真被无邪打败,利益面前,不要随便测试“朋友”这两个字,输不起啊!


本文作者 :今日生活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