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安

三观不同,就不要勉强了

作者:BM鲜花速递 / 关注公众号:BMxianhuasudi  发布:2018-09-28


文 | 朝歌
风也清,晚空中我问句星,夜阑静,问有谁共鸣。
流年匆匆,聚散有时;芳草易见,知音难觅。
我们一生当中,都在孜孜不倦地寻找,可以与我们世界契合的人。

01
三观没有对错,只是东南西北各不同
有人说,我们与他人的关系,大多数是两条相交线,相交的那一刻以为是同道中人,后面发现各自的远方,差了十万八千里,所以只能背道而驰而渐行渐远。
前几天,我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和平分手了。
“和平分手。”
难道有情侣在分手之际,可以不横眉冷对,还能互相祝福的?

我把我这个想法告诉我的朋友。
他苦笑着说这样想的确没错,所以别看他说得风轻云淡,也别看他们两人都可以如此释怀,但这背后的千回百转,跟无数陷在感情里的人是一样的。
他细细地说起了他的事。
他们起初在一起时,浓情蜜意掩盖了意见分歧,但是等到激情褪去,他们发现从吃饭买东西,到长远的生活、人生规划都大相径庭,他们为此吵了好几次。

但等气消下来,从一个局外人去看待那些争吵不休的事情后,发现似乎没有谁对谁错,只是观念和选择的不同而已。
因为观念差异那么大,就只能选择结束这段关系了。
你想做浇花下棋的散淡之人,他渴望一日看尽长安花;你迷恋的是一花一草的岁月静好,他执迷于风谲云诡的精彩。
我虽然惋惜他们这一段感情,但我却欣赏他们对待感情的态度,在结束一段关系时不加诋毁,互相望安好。

花开一蒂,也会各自散开,志趣不同,也就各自天涯海角。
就如同鸟儿在天上飞,鱼儿在水里游,如果世界不同,何必拽着不放。
《千与千寻》里有一句话说:
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路途上会有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至始至终陪着走完,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,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

不要因为不如你的意,就恶语相加;不要因为不对你的胃口,就心生不快。
他们从你的世界离场,是因为他们的路、他们的幸福在你的世界之外。
你们曾对彼此珍而重之,或许成为朋友,或许成为情侣,无论时间长短,都应道一声珍重。

02
三观需要包容,但却不是委屈自己
“靠近需要努力,感情需要经营,爱不是万能的,一个人的努力达不到两个人的关系。”
我一直很赞同这句话,两个人在一起彼此要懂得互相宽容,互相体谅。
但我们往往把委屈求全当成了包容,用忍气吞声来顺对方的意。
不是所有的差异可以用“包容”来调和,不是所有的三观不同都能糅合在一起。

虽然我想置身在城市人流中,感受繁华盛景,但我也可以陪你一起看山川大海,领略自然风光;
虽然我喜欢宅在家里看电影,但我也能陪你逛一下午的商场。
虽然我更中意清爽可口的食物,但也很愿意陪你无辣不欢。

我记得有一次,我和女朋友打算去看电影。
我们看了一下排期,我们几乎同时说道:“我们去看《小偷家族》吧。”“我们去看《一出好戏》吧。”
我们彼此都愣了一下,然后不约而同说道:“那随你呗。”
说完,我们不禁相视一笑,同声若鼓瑟,合韵似鸣琴,大抵这就是幸福。
无所谓做什么事,只要她在,一切就很好。

刘同说:“一眼看中只是好感,两个人是否能走到一起,持续走下去,更重要的是看两颗心的齿轮是否合拍。”
什么叫合拍,什么叫三观相融,我想应该是如此:
全世界有70亿人,你是我的70亿分之一,我想跟你共余生,无论你想让我陪你做什么,我都心生欢喜。

03
三观一味强融,伤害的是两个人
我一直很同情鲁迅和朱安这对有名无实的夫妻。
朱安是旧时代走过来的女人,不识字,擅女红,三寸金莲,而鲁迅则是时代的先行者,感受着世界的风云突变。
朱安是可怜的,一生无性无爱,孤独终生;鲁迅也是可怜的,以至于对友人说“这是我母亲送给我的礼物,我只负有一种赡养的义务,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”。

《成为简·奥斯汀》说:“不要在任何东西面前失去自我,哪怕是教条,哪怕是别人的目光,哪怕是爱情。”
最舒服的感情是能让你卸下伪装,忘掉心机,彼此能在细水流淌中互相滋润供养,又能在狂风骤雨中共历世事。
两个人的世界若无法贴合,就不要勉强,所谓好聚好散,大抵就是我们尊重一段感情的最好态度。
岁月轻泛涟漪,南来北往,潮来潮去。我们会遇见许多人,又会告别许多人。

但“世界这么大,人生这么长,总会这么一个人,让你想要温柔地对待”,宫崎骏如是说。
是的,就如流水可以共落花一程,山与水能相依,也一定有人甘愿和你去历万丈红尘。
愿在这绵长若水的日子里,有人陪你一起经受年华风雨,看那万家灯火。
愿在辗转而至的暮年里,有人陪你韶华减损,鬓添白发,执子之手感受岁月静好。
来源:十点读书(ID: duhaoshu)
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。


本文作者 :BM鲜花速递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