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提而论

“老子”与“小子” 用心“梁”苦之

作者:济宁大运河畔 / 关注公众号:jndyhp  发布:2019-06-13

按一以贯之的说法,虽然我们是火药的发明者,但却更多地用来做了烟花爆竹,让它大派用场的直接和根本原因,恐怕与响声雷动、震耳欲聋、火光冲天、烟花迸溅、歌舞升平、一片繁荣、欣欣向荣有关,因为这总能渲染烘托告知昭示些什么吧?
道家学派创始人“老子”,这“小子”真够狂妄自大的,不但“倚老卖老”,还说什么“治大国如烹小鲜”。看他说的那样轻巧,放到现在,肯定也是个“不和谐因素”,说不定弄他个“寻事滋事”,不把他边缘化了,不请他“喝茶”,肯定说不过去。
现在的一个八零后,应该还是个“雏子”的韩寒,胆大妄为,信口雌黄,说什么现在的问题“是人民日益增长的智慧,与官员智商日益下降的矛盾”。且不说“老子”、韩寒能不能相提并论,别管他是“老子”还是“孩子”,就把他们一锅烩吧。
别的不说,作为一种理论、思想、观点、理念,它对丰富我们的思想甚或指导我们的工作,多少还是有益有助的。平心而论,老子无疑告诉我们:哪怕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的大事,也都有自身的规律,理应让权分利、举重若轻、正本清源、抓大放小。韩寒无疑也在告诉我们:双方的认知只有在一个层面上,一切才有可能可行。否则,一定就是“白天不懂夜的黑”……
治国理治肯定不是一个人的事,所以不能维系在一个人、几个人、一些人身上,因为有些天降大任的伟大是永远靠不住的,相反,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和施虐泛滥,期待明君和道德理政无异于本末倒置缘木求鱼;所以,欲求社会的和谐发展国泰民安繁荣富强,必须以一种法律层面的制度设计保障保证,也就是必须走法治之路才行,舍此无它。哲学家福柯的“权力意味着利益,应该是弥散的”也是这个道理。至于韩寒的牢骚也自有一定的道理,但肯定多少有些片面,实际上体制内很多的官员也很无辜,因为他们中应该不乏高人,也有自己最初的专业和理想,无奈传统、体制的力量太过强大,久而久之只能同化异化。
如上所述,从某种程度上说,它们也是体制的附着物,但由于传统文化强大的同化力和体制的“牵引”,一定将它们慢慢地浸润锈蚀,像百慕大的涡流的吞噬。其实,现在科学揭示并没有什么“死海”,那个叫“百慕大三角洲”的地方,飞机事故频发缘于飓风所形成巨大涡流所致。
由此可见外力惯性的猝不及防的不可抗拒性。泱泱华夏五千年的历史染缸文化无一人能够幸免,每个人都自觉不自觉成了这架“搅拌机”里的石子,身不由己地翻腾旋转,权力的非程序更迭,周期性的暴力革命莫不如此。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已属不易,来之不易的革命成功,使它们从原来的“受害者”,自然而然成了权力的既得利益者,再“与己为难”革自己的命,就成为一种“不可能”了,自己如何得来的成果心知肚明,要保证占有这种成果,那只有严防死守变本加厉地加以维系保障了……
作为一种理论,能够自圆其说。不管怎样,“老子”的消极守成和韩寒的过激偏激,还是有着独特的价值意义的,那就是如何制约权力分解权力和激活放大民间力量集思广益,这对于致力于复兴崛起的中华民族来说尤为重要极其重要。


本文作者 :济宁大运河畔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