搏浪

戈壁小学老校长:敲响犁铧,栽种新绿,20年后茫茫荒漠变新兴城镇

作者:屁桃君 / 关注公众号:ptj9588  发布:2019-10-09

贺兰山下,银川郊外,原本有一片渺无人烟的万年荒滩。上世纪90年代,宁夏西海固人扶老携幼,扛锄荷犁,闯进这片荒漠戈壁。他们怀揣改造山河的雄心壮志,用勤劳的双手战胜重重困难,扎根银川平原,过上了自尊惬意的生活。先前的荒漠戈壁变成了闽宁镇——全国有名的新兴城镇。老校长的故事,就发生在这个移民区开端的时候。
寻找戈壁小学的旧址
你听过铁锤敲打犁铧发出的上课铃声吗?
闽宁镇的教育事业,就是在铁锤敲打犁铧的声响中开始的。这清脆的铃声,涌动在青年一代的血液里,依然响彻在人们的耳边。在闽宁镇园艺村1组,我们找到了几处砖木结构的老房子。这些20多年前的老房子,墙体低矮,土坯剥落,青砖斑驳,屋脊生出厚厚的瓦松。我们还看到,地砖裂开了缝隙,那缝隙里蹦出了荒杂野草,一簇又一簇。
老房子静卧在乡村的怀抱,破落又陈旧,只是四周的果树和国槐高大繁盛,枝繁叶茂。显然,老房子已无法与镇上的现代民居相媲美。而它们却有着久远的故事,至今氤氲着泥土的芬芳,能让人们看到来时的路。就在这片留存的老房子里,我无意间发现了戈壁小学的旧址。戈壁小学,是闽宁镇的第一所学校。
老学校的旧址,实际上是一户人家的房舍。还好,这家主人在前院盖了新房,没有来得及拆掉后院——当年的小学教室——用来存放农具和杂物的库房。二十多年前,荒漠里的第一所教育机构在这里开课。50多岁的老校长,敲响了戈壁小学上第一节课的铃声——他用铁锤击打悬空的犁铧,犁铧发出了叮叮当当清脆的声响。
这所简易的戈壁小学,是一排五大间砖木修建的平房,椽子好比幼儿的胳膊般粗细。学校草创时,三大间房用做教室,两大间是教师宿舍。没有围墙没有门,没有食堂没有灶,没有厕所没有水,就这样,老校长在荒漠里植下第一抹绿荫。
新婚夜忙教学,又去荒漠办教育
老校长陈宗礼,是个强悍且烂漫的开拓者。
移民区开辟的当年,县长专门找到老校长,说办好移民区非得抓好教育,只有抓好教育才能让移民群众安心扎根。那时,老校长从乡村小学回到县城没几年,担任了县上的教育专干,又兼重点小学的校长。老校长听到了县长的话外之音,心一热,当即请缨要去400公里外的荒漠戈壁办学。
照片上的老校长,高大儒雅,眉宇间流淌出坚毅的神情,中山装口袋别支钢笔。这种老派知识分子形象,让人油然产生敬重之情。他1959年参加工作,在西吉县担任过四乡七所山村小学的校长。在马建乡教书时,他用歌声俘获女同事严仍秀的芳心。妻子是上海城隍庙人,上海来到西海固的知青。登记结婚那天,他俩去县城办手续,翻越三座山,徒步七十里。结婚证办好,连夜返回乡村小学。新婚之夜,他们在奔赴教学路上度过。
戈壁小学,孤零零地矗立在荒滩上,四周零星散布着移民建造的土坯房和地窝子。无论简易的戈壁小学,还是土坯房或地窝子,都是闽宁镇移民最早的居住条件。戈壁小学开学的第一天,陈宗礼和师生30多人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。
每天出早操时,老校长就笔直地站立在队伍的最前面。他喊着口令,带着学生一起在尘土飞扬中奔跑。早操解散前,他双手打着节拍,先教学生唱支歌。老校长喜欢音乐,上音乐课时用手风琴教学。有时教唱《阿庆嫂》和《沙家浜》,有时教唱《北京的金山上》与《打靶归来》。那时,戈壁小学很缺教师,他兼教音乐、体育、语文和数学。
沙尘暴一来掀翻了房顶
戈壁荒滩上,4位教师的一日三餐很难解决。
妻子在400公里外的西吉县城教书,不时托人捎些炒面。老校长接到炒面,招呼大家用开水冲着拌糖吃。有时,他们从银川买回卷芯白菜,洗干净切开,拌上清油吃。周末,他们徒步走出戈壁滩,去周边镇上赶集,往返一趟4个小时,买回未来一周要吃的土豆。冬天里,他们拉回一架子车白菜,洗净腌制在几口大缸里,吃到了第二年春暖花开。上课时间,他们严阵以待,从不缺课,从不请假,无论如何也不会拉下学生一节课。
在戈壁滩办学既枯燥,又艰苦,其中的寂寞不难想象。老校长毫不在意,他仍然充满着罕见的乐观主义,成为整个移民区最为乐观的人之一。每天晚上,干部群众在简易的篮球场上打篮球,他就带着几个学生娃娃站在边上唱歌。有时,他还带着大家在月光下跳舞。寂寞乏味的戈壁生活,就这么一天天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。
转年夏天,妻子带着小孙子来戈壁小学看他,一进沙滩就被眼前看不到边的荒凉弄懵了。4个教师带着30多个小学生,就在风沙乱蹿的砂砾中读书。当天,天降大雨,屋顶漏了,雨滴从房脊上掉下来,一滴滴直往床上掉。他笑呵呵地在床铺上撑起雨伞,小孙子却哭闹个不停,非要离开……妻子忍不住嗔怨,就说苦头都是他自找的。第二天,贺兰山刮来大风,一场沙尘暴袭击了移民区,房顶掀翻了,啥也看不见。
退休后冬泳,竟成媒体追逐的对象
超龄“服役”的老校长,离开了移民区。
离开时,他把自己的房子和土地交给了公家。回到银川第一年,老校长疯狂喜欢上冬泳。每到大寒,他和一群年轻小伙跑到典农渠,手捏一把铁锹,先在冰面上凿出个硕大的窟窿,接着赤条条从窟窿里钻到冰层下方的流水里,埋头潜水憋气游动,再从冰面的另一个窟窿里钻出来。冬泳的人,数他潜水时间最长,耐受力最强,大家给他取了个绰号叫“深水炸弹”。冬泳确实带给他很多的好处,比如多年的气管炎不治自愈,持续很多年的高血压消失了。新爱好来得过于突然,这让妻女难以接受,亦如他50多岁时,忽然喜欢上了荒漠戈壁。
妻女站在岸边,看过他冬泳。冰冷砭骨的渠水里,他双臂一挥,冰凌和浪花飞溅起来。路人远远就鼓掌,说这老先生真厉害!他一听更来劲,在水里一边游,一边放开喉咙:“山丹丹花开吆,红艳艳……”一曲结束,持续六七分钟,大家都觉得他能耐寒。没有人知道,他在戈壁荒漠里是最能扛得住干渴的。
大半生执鞭讲台,寂寂寞寞,忽然成为新闻媒体追逐的对象。他到菜市场买菜,街坊邻居围上来说:“哎呀,老陈啊!你又上电视了。”就这样,他停下脚步,和人聊起来。回到家,他开心地向妻子炫耀。人们的津津乐道,仿佛是对他寂寞办学的报偿。
永远的老校长,是向上的力量
老校长没有看到今日新兴的闽宁镇。
2011年1月18日,72岁陈宗礼照例在典农渠冬泳。那天阳光很好,暖暖的阳光晒得冰面解了冻,仿佛凌汛来时那样。他乘兴游完上岸,穿好羽绒服准备回家,岸边忽然蹿出一个挎着相机的记者,说是慕名来采访。他一听就乐,愉快地配合记者。接着,又重新跳进冰冷的典农渠。在水下折腾了十几分钟,记者拍摄出许多镜头。回到家,他心情极好,递给女儿一把U盘,要女儿把记者拍的照片给他洗出来。
第二天凌晨,陈宗礼突发心梗去世。等到妻女发现,他手脚早已冰凉。医生研判,前一天长时间的冬泳成为他猝死的主要诱因。冬天的勇者就这么离开了,而那位记者至今也不知其中因由。老校长来去匆匆,默不作声,平平静静。
许多年后的一个清晨,我站在那所学校的旧址前,脚踩着空旷院落里的砂砾。四周寂静,老校长歌声早已飘远,而我却听到了他用铁锤敲打犁铧发出的上课铃声。我想,那一定是他唱过的最动听的歌。他不但把歌声唱到了这个阳光明媚的世界里,还唱到了这片土地的河流里、青草里,甚至每一株庄稼里。这时候,我分明感觉到他仍在那条冰冷的河流里搏浪向前。那是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,或者为这片土地奉献了青春乃至生命的人生生不息的力量。(文/樊前锋)
贺兰山下,银川郊外,原本有一片渺无人烟的万年荒滩。上世纪90年代,宁夏西海固人扶老携幼,扛锄荷犁,闯进这片荒漠戈壁。他们怀揣改造山河的雄心壮志,用勤劳的双手战胜重重困难,扎根银川平原,过上了自尊惬意的生活。先前的荒漠戈壁变成了闽宁镇——全国有名的新兴城镇。老校长的故事,就发生在这个移民区开端的时候。
寻找戈壁小学的旧址
你听过铁锤敲打犁铧发出的上课铃声吗?
闽宁镇的教育事业,就是在铁锤敲打犁铧的声响中开始的。这清脆的铃声,涌动在青年一代的血液里,依然响彻在人们的耳边。在闽宁镇园艺村1组,我们找到了几处砖木结构的老房子。这些20多年前的老房子,墙体低矮,土坯剥落,青砖斑驳,屋脊生出厚厚的瓦松。我们还看到,地砖裂开了缝隙,那缝隙里蹦出了荒杂野草,一簇又一簇。
老房子静卧在乡村的怀抱,破落又陈旧,只是四周的果树和国槐高大繁盛,枝繁叶茂。显然,老房子已无法与镇上的现代民居相媲美。而它们却有着久远的故事,至今氤氲着泥土的芬芳,能让人们看到来时的路。就在这片留存的老房子里,我无意间发现了戈壁小学的旧址。戈壁小学,是闽宁镇的第一所学校。
老学校的旧址,实际上是一户人家的房舍。还好,这家主人在前院盖了新房,没有来得及拆掉后院——当年的小学教室——用来存放农具和杂物的库房。二十多年前,荒漠里的第一所教育机构在这里开课。50多岁的老校长,敲响了戈壁小学上第一节课的铃声——他用铁锤击打悬空的犁铧,犁铧发出了叮叮当当清脆的声响。
这所简易的戈壁小学,是一排五大间砖木修建的平房,椽子好比幼儿的胳膊般粗细。学校草创时,三大间房用做教室,两大间是教师宿舍。没有围墙没有门,没有食堂没有灶,没有厕所没有水,就这样,老校长在荒漠里植下第一抹绿荫。
新婚夜忙教学,又去荒漠办教育
老校长陈宗礼,是个强悍且烂漫的开拓者。
移民区开辟的当年,县长专门找到老校长,说办好移民区非得抓好教育,只有抓好教育才能让移民群众安心扎根。那时,老校长从乡村小学回到县城没几年,担任了县上的教育专干,又兼重点小学的校长。老校长听到了县长的话外之音,心一热,当即请缨要去400公里外的荒漠戈壁办学。
照片上的老校长,高大儒雅,眉宇间流淌出坚毅的神情,中山装口袋别支钢笔。这种老派知识分子形象,让人油然产生敬重之情。他1959年参加工作,在西吉县担任过四乡七所山村小学的校长。在马建乡教书时,他用歌声俘获女同事严仍秀的芳心。妻子是上海城隍庙人,上海来到西海固的知青。登记结婚那天,他俩去县城办手续,翻越三座山,徒步七十里。结婚证办好,连夜返回乡村小学。新婚之夜,他们在奔赴教学路上度过。
戈壁小学,孤零零地矗立在荒滩上,四周零星散布着移民建造的土坯房和地窝子。无论简易的戈壁小学,还是土坯房或地窝子,都是闽宁镇移民最早的居住条件。戈壁小学开学的第一天,陈宗礼和师生30多人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。
每天出早操时,老校长就笔直地站立在队伍的最前面。他喊着口令,带着学生一起在尘土飞扬中奔跑。早操解散前,他双手打着节拍,先教学生唱支歌。老校长喜欢音乐,上音乐课时用手风琴教学。有时教唱《阿庆嫂》和《沙家浜》,有时教唱《北京的金山上》与《打靶归来》。那时,戈壁小学很缺教师,他兼教音乐、体育、语文和数学。
沙尘暴一来掀翻了房顶
戈壁荒滩上,4位教师的一日三餐很难解决。
妻子在400公里外的西吉县城教书,不时托人捎些炒面。老校长接到炒面,招呼大家用开水冲着拌糖吃。有时,他们从银川买回卷芯白菜,洗干净切开,拌上清油吃。周末,他们徒步走出戈壁滩,去周边镇上赶集,往返一趟4个小时,买回未来一周要吃的土豆。冬天里,他们拉回一架子车白菜,洗净腌制在几口大缸里,吃到了第二年春暖花开。上课时间,他们严阵以待,从不缺课,从不请假,无论如何也不会拉下学生一节课。
在戈壁滩办学既枯燥,又艰苦,其中的寂寞不难想象。老校长毫不在意,他仍然充满着罕见的乐观主义,成为整个移民区最为乐观的人之一。每天晚上,干部群众在简易的篮球场上打篮球,他就带着几个学生娃娃站在边上唱歌。有时,他还带着大家在月光下跳舞。寂寞乏味的戈壁生活,就这么一天天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。
转年夏天,妻子带着小孙子来戈壁小学看他,一进沙滩就被眼前看不到边的荒凉弄懵了。4个教师带着30多个小学生,就在风沙乱蹿的砂砾中读书。当天,天降大雨,屋顶漏了,雨滴从房脊上掉下来,一滴滴直往床上掉。他笑呵呵地在床铺上撑起雨伞,小孙子却哭闹个不停,非要离开……妻子忍不住嗔怨,就说苦头都是他自找的。第二天,贺兰山刮来大风,一场沙尘暴袭击了移民区,房顶掀翻了,啥也看不见。
退休后冬泳,竟成媒体追逐的对象
超龄“服役”的老校长,离开了移民区。
离开时,他把自己的房子和土地交给了公家。回到银川第一年,老校长疯狂喜欢上冬泳。每到大寒,他和一群年轻小伙跑到典农渠,手捏一把铁锹,先在冰面上凿出个硕大的窟窿,接着赤条条从窟窿里钻到冰层下方的流水里,埋头潜水憋气游动,再从冰面的另一个窟窿里钻出来。冬泳的人,数他潜水时间最长,耐受力最强,大家给他取了个绰号叫“深水炸弹”。冬泳确实带给他很多的好处,比如多年的气管炎不治自愈,持续很多年的高血压消失了。新爱好来得过于突然,这让妻女难以接受,亦如他50多岁时,忽然喜欢上了荒漠戈壁。
妻女站在岸边,看过他冬泳。冰冷砭骨的渠水里,他双臂一挥,冰凌和浪花飞溅起来。路人远远就鼓掌,说这老先生真厉害!他一听更来劲,在水里一边游,一边放开喉咙:“山丹丹花开吆,红艳艳……”一曲结束,持续六七分钟,大家都觉得他能耐寒。没有人知道,他在戈壁荒漠里是最能扛得住干渴的。
大半生执鞭讲台,寂寂寞寞,忽然成为新闻媒体追逐的对象。他到菜市场买菜,街坊邻居围上来说:“哎呀,老陈啊!你又上电视了。”就这样,他停下脚步,和人聊起来。回到家,他开心地向妻子炫耀。人们的津津乐道,仿佛是对他寂寞办学的报偿。
永远的老校长,是向上的力量
老校长没有看到今日新兴的闽宁镇。
2011年1月18日,72岁陈宗礼照例在典农渠冬泳。那天阳光很好,暖暖的阳光晒得冰面解了冻,仿佛凌汛来时那样。他乘兴游完上岸,穿好羽绒服准备回家,岸边忽然蹿出一个挎着相机的记者,说是慕名来采访。他一听就乐,愉快地配合记者。接着,又重新跳进冰冷的典农渠。在水下折腾了十几分钟,记者拍摄出许多镜头。回到家,他心情极好,递给女儿一把U盘,要女儿把记者拍的照片给他洗出来。
第二天凌晨,陈宗礼突发心梗去世。等到妻女发现,他手脚早已冰凉。医生研判,前一天长时间的冬泳成为他猝死的主要诱因。冬天的勇者就这么离开了,而那位记者至今也不知其中因由。老校长来去匆匆,默不作声,平平静静。
许多年后的一个清晨,我站在那所学校的旧址前,脚踩着空旷院落里的砂砾。四周寂静,老校长歌声早已飘远,而我却听到了他用铁锤敲打犁铧发出的上课铃声。我想,那一定是他唱过的最动听的歌。他不但把歌声唱到了这个阳光明媚的世界里,还唱到了这片土地的河流里、青草里,甚至每一株庄稼里。这时候,我分明感觉到他仍在那条冰冷的河流里搏浪向前。那是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,或者为这片土地奉献了青春乃至生命的人生生不息的力量。(文/樊前锋)


本文作者 :屁桃君

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...